抱團從眾不可靠 應堅持獨立投資 私募大咖孫建冬:看好三大方向

抱團從眾不可靠 應堅持獨立投資 私募大咖孫建冬:看好三大方向
2021年03月12日 00:01 券商中國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師研報,權威,專業,及時,全面,助您挖掘潛力主題機會!

  尋訪金長江——第03期

  本期專訪的優秀私募管理人是北京鴻道基金公司創始人孫建冬。

  孫建冬是中國股票市場知名私募管理人,在2010年3月創立北京鴻道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歷經十多年跌宕考驗,投資業績持續優異,管理規模超過百億。近期,券商中國記者在北京鴻道投資的會議室同他就宏觀經濟與股票市場的有關問題進行了廣泛的交流。

  對于節后“抱團股”的下跌,孫建冬認為,即使沒有春節后股票市場的調整,居民部門負債率的大幅上升也不支持資金持續流入“抱團股”。此外,“緊信用”的力度與時間跨度大概率高于市場預期,也給股市帶來調整壓力。

  對于2021年跌宕起伏的股票市場,孫建冬建議,最佳的投資策略是宏觀為先,做前瞻性的判斷,但不見得需要左側重倉投資。相比較而言,等待變化,等待宏觀趨勢反轉的拐點出現,再積極調倉加倉是更優的投資策略。

▲ 北京鴻道基金公司創始人孫建冬▲ 北京鴻道基金公司創始人孫建冬

  居民部門負債率的大幅上升,不支持資金持續流入“抱團股”

  券商中國記者:現在市場最火爆的話題,是“抱團股”的集體下跌,對此您怎么看?

  孫建冬:即使沒有春節后股票市場的調整,居民部門負債率的大幅上升不支持資金持續流入“抱團股”。此外,“緊信用”的力度與時間跨度大概率會高于市場預期。盡管主觀上希望“不急轉彎”,但兩方面的原因會導致緊信用的力度高于市場預期:2020年中國將近30個點宏觀杠桿率提升的再平衡壓力;美國大規模財政刺激與通脹傳導導致中國的被動對沖。

  券商中國記者:除了“抱團股”大幅調整外,現在行業板塊分化也比較嚴重,市場分歧也比較大。

  孫建冬:確實要具體行業具體分析。在順周期行業,更關注“緊信用”對行業景氣度與業績的中期影響。國內需求為主的周期行業與高端白酒行業看景氣度會因“緊信用”而下行,中期看,隨著時間的推移,投資風險會加大。

  在新興成長行業,需要適當淡化對長期需求層面的過度分析,轉而更關注供給層面的行業競爭結構分析。比如從供給分析的層面比較光伏行業與新能源汽車兩大行業,我們相對看好新能源汽車行業。因為光伏行業技術進步與產能擴張相結合,會明顯拉平行業原本比較陡峭的供給曲線,拉低整個行業的利潤率,導致利潤增速低于預期。

  大宗商品行業很可能是2021年最大的機會與風險。從需求層面和全球資金流動層面,如果美國民主黨政府搞持續的財政刺激,盡管股票市場和債券市場都將承受壓力,但大宗商品行業會成為投資的焦點。

  另外,要站在中美關系大局的高度認識碳達峰的意義和確定性。從供給層面看,碳達峰與碳中和將成為中國的第二輪供給側改革,這將疊加需求沖擊對電解鋁、鋼鐵等排放量高的大宗商品行業形成正面的影響。   

  抱團從眾不可靠,關注三大投資方向

  券商中國記者:在近期持續市場下跌背景下,如何選股?

  孫建冬:2021年,沒有絕對收益,就沒有相對收益。在海外宏觀對中國有壓力的情況下,在信用和增量資金趨緊的大背景下,抱團從眾、掙“easy money”不可靠。聚焦宏觀,擁抱變化,堅持獨立思考、獨立研究、獨立投資是一條過程艱辛,但最終能收獲投資收益之路。

  2021年,股票投資很難做,也可以說股票投資也好做。具體來說,中國、美國的宏觀政策變化都不利于A股中相當多的行業,這是2021年股票投資難做之處。但反過來看,正如查理·芒格所言,投資首先要避開不該去的地方。先避開許多有風險的行業方向,2021年的投資就先成功了一半。從這個意義上講,2021年股票投資也好做。

  對于2021年跌宕起伏的股票市場,最佳的投資策略是宏觀為先,做前瞻性的判斷,但考慮到這幾年來A股市場賽道投資思維盛行且有固化為商業模式之勢、宏觀思維淡化,投資策略上并不需要在宏觀變化的左側做重倉投資。相比而言,等待變化,等待趨勢反轉的拐點出現再積極加倉是更優的投資策略。

  如果2021年A股市場全年年線大致能收出十字星,市場中上漲的股票比例會超過2020年。經過2019-2020年兩年比較極端的“少數股票的牛市”,我們還可以找到有很大預期差和上漲空間的“價值洼地”。軍工行業、中小市值公司、尚未進入港股通的港股是可見的三個有超額收益機會的投資方向。

  宏觀投資成為決定投資的關鍵因素

  券商中國記者:為什么如此強調宏觀為先?

  孫建冬:回顧過去十年,宏觀投資的重要性起起落落,大致可分為三個階段。

  第一階段,2011-2014年11月,最大的宏觀策略就是不要做什么宏觀策略。

  歷史總會開啟輪回。經歷了08、09、10年宏觀經濟和宏觀政策的大起大落,2011年年中,正是宏觀研究與宏觀投資在A股市場光環仍在之時,我提出一個觀點:中國宏觀政策的大基調是相機抉擇與再平衡,宏觀研究投資淪為“螺螄殼里做道場”,“未來幾年最大的宏觀策略就是不要做什么宏觀策略”。

  第二階段,從2018年開始,宏觀研究與宏觀投資的重要性日益凸顯。

  2017年9、10月份,我們提出,從基本面看,以銀行地產保險為代表的“核心資產”會經歷三年的慢熊,中國的股票市場將會進入到以新興成長行業為核心的長期牛市。2019年至2020年春節前,中國走高質量發展道路的勢頭越來越清晰,股票市場的走勢也穩步往新興成長的軌道上演進。新冠疫情帶來的全球貨幣財政大放水改變了整個宏觀演進路徑,最受益于信用膨脹的新興成長股與白酒醫藥估值直線上漲直至出現泡沫。

  第三階段,2021年春,宏觀投資成為決定投資的關鍵因素。

  百年變局,時至今日,中美各自的宏觀政策趨勢性的方向變化已然浮出水面,宏觀研究、宏觀投資正成為決定證券投資收益的關鍵因素。美國會搞第二次“羅斯福新政”還是再搞一次林登·約翰遜“偉大的社會”是全球宏觀變局的關鍵。

  券商中國記者:今年春天,宏觀投資成為決定投資的關鍵因素,這個判斷怎么理解?

  孫建冬:前面說了,2021年我們能等待的大變化,其本質都是對過去幾年、過去十年甚至

  過去三十年積累的問題、矛盾、趨勢轉折性的變化。因此,一旦有大的變化,其帶來的對股票市場和相應行業的影響也是趨勢性的。

  現在看,兩大長期矛盾與宏觀政策變化的必然性。第一個是,發達資本主義國家國內貧富差距驅動的社會撕裂與沖突。過去三十年,歐美發達資本主義國家國內的貧富差距已經到了歷史上的最高點,內部的社會分裂與沖突已到了不得不需要加以解決的地步。顯然,貨幣政策最終只會放大這種貧富差距,只有依靠龐大且持續的財政政策,久久為功,才有可能彌合一部分過去三十年積累的巨大的貧富差距。

  第二個是,百年變局之下,中美關系的性質已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如果說2008年次貸危機之后,中美的競合關系還是合作大于競爭,時至今日,中美關系即使還未到“黑暗森林”,那中美競合關系也變成競爭成為政策出發點,形勢所然,雙方在實施環節不得不有必要的合作而已。

  券商中國記者:美國這個全球宏觀變局的關鍵,反映了什么問題?

  孫建冬:美國會搞第二次“羅斯福新政”還是再搞一次林登·約翰遜“偉大的社會”是全球宏觀變局的關鍵。

  美國當前面臨的最大問題不是總需求不足和整體失業率的問題(當然有結構性失業的問題),而是向貧困開戰、通過教育等途徑提升各階層機會平等的問題。拜登政府再搞一次林登·約翰遜式的包羅萬象的社會計劃建設“偉大的社會”的可能性更大。

  拜登與約翰遜都是30歲就當選國會議員,兩人都有極其嫻熟老練的國會政治運作經驗與能力。約翰遜總統任職的頭兩年內,提請美國國會通過的立法“比本世紀任何一個總統在任何一屆國會所提出的都要多”。盡管目前美國兩黨的分歧比往期都要大,在國會立法方面對拜登政府還是可以拭目以待的。

  兩國不同財政政策下,A股市場面臨新機遇和挑戰

  券商中國記者:美國剛剛通過了1.9萬億美元的刺激方案,這對于中國經濟會帶來哪些影響?對于A股來說是機遇更大還是挑戰更大?

  孫建冬:2021年,中國大概率選擇“緊財政(緊信用)、穩貨幣”,而美國大方向是持續搞大規模財政刺激。

  盡管我們對于長期宏觀經濟和股票市場的觀點是長期通縮壓力大背景下的“新世界、新藍籌”。但是,從一兩年的時間維度看,在潛在增長率下降的大背景下,階段性通脹的壓力在所難免。

  回顧十年前,2010年也是中美兩國在全球貨幣財政大刺激之后重新選擇財政政策方向時,中美財政政策的方向是相反的。2010年,美國選擇了財政政策退出、貨幣政策繼續寬松的政策組合(2020年9月搞了QE2);中國廣義的財政政策繼續擴張。美國財政政策的退出給了中國財政政策擴張的空間,中國的地方政府負債與影子銀行開始了一輪大擴張,這也成為中國類固收收益率居高不下,上證綜指幾年無牛市的重要原因。

  回到今年美國的財政大規模擴張上,最直接的后果就是,國債供求關系的長期變化推動美國長期國債收益率上行,而美國的通脹預期上升未必是本輪美國長期國債收益率上升的主要因素。

  目前A股市場的主流觀點是美國長債收益率沖高之后再回落,“長期主義”的機構“抱團股”下跌后反彈,但如果本屆民主黨政府持續做大規模財政刺激,這種觀點的風險不言自明。

  從歷史上看,如果事后基本面出現了向下的變化,“抱團股”一個完整的調整過程分為三個階段:第一階段是過度上漲之后的自然調整;第二階段是基本面推動的調整;第三階段是下跌趨勢形成后的慣性陰跌。

  先不考慮中國“緊信用”的影響,從海外資金面的角度看,本輪A股的調整性質究竟是對2020年12月7日上漲的回探還是對新冠疫情之后貨幣信用擴張導致股市上漲的回調?從上述分析看,我們更傾向于后者。

  券商中國記者:美國財政大規模擴張下,美元匯率反而有走強的趨勢,這個怎么理解?

  孫建冬:美國財政大規模擴張的最大變數是美元匯率。這是今年宏觀的第二個大的需要高度關注的變數。

  如果更多依靠MMT(財政赤字貨幣化)的方式,美元貶值的空間大,大宗商品上漲幅度和中國承受的通脹壓力會更大。中短期看,A股市場的壓力更大,但中長期看人民幣資產的長期配置價值愈發凸顯,中國證券市場在全球資產的配置比例反而會先抑后揚。

  如果更多靠市場力量和憑借美國在全球政治軍事地位的利益交換來解決美債發行認購的問題,中美必要的合作會更多一些,美元甚至會保持相對強勢。盡管程度不一樣,這也許會出現類似80年代里根政府時期的狀況:美國的總需求大幅度擴張擠出了其它國家包括中國的總需求,同時,美元的相對強勢導致全球資金尤其是新興國家市場的資金回流美國。中期來看,這種局面對中國證券市場的壓力反而會更大更持續一些。從最新的情況看,美國選擇相對強勢美元的目標可能性似乎更大一些。

掃二維碼,3分鐘極速開戶>>
海量資訊、精準解讀,盡在新浪財經APP

責任編輯:陳悠然 SF104

信用 私募 孫建冬 券商

APP專享直播

1/10

熱門推薦

收起
新浪財經公眾號
新浪財經公眾號

24小時滾動播報最新的財經資訊和視頻,更多粉絲福利掃描二維碼關注(sinafinance)

7X24小時

  • 03-15 星球石墨 688633 33.62
  • 03-15 奧泰生物 688606 133.67
  • 03-12 嘉亨家化 300955 16.53
  • 03-12 艾隆科技 688329 16.81
  • 03-12 英力股份 300956 12.85
  • 股市直播

    • 圖文直播間
    • 視頻直播間
    新浪首頁 語音播報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亚洲囯产一区二区三区_艾草精品视频一区二区_国产高清大片三区婷婷_国产裸体歌舞一区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