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永年:為應對發展問題預留適時調整、靈活調整的宏觀政策空間

鄭永年:為應對發展問題預留適時調整、靈活調整的宏觀政策空間
2021年03月07日 20:51 21世紀經濟報道

股市瞬息萬變,投資難以決策?來#A股參謀部#超話聊一聊,[點擊進入超話]

  原標題:專訪鄭永年:為應對發展問題預留適時調整、靈活調整的宏觀政策空間

  3月5日,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四次會議在北京開幕。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提出,培育更加活躍更有創造力的市場主體、提升科技創新能力、深化多雙邊和區域經濟合作等一系列政策目標。

  香港中文大學(深圳)講席教授、全球與當代中國高等研究院院長、華南理工大學公共政策研究院學術委員會主席鄭永年教授接受了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的專訪,對上述政策目標進行解讀,并對于“十四五”時期如何加快構建“雙循環”新發展格局提出了新的見解。

  淡化具體GDP目標將成未來趨勢

  《21世紀》:根據政府工作報告,今年經濟增速預期目標6%以上。您怎么看待這一目標設定?

  鄭永年:我覺得今年GDP目標設定跟以前是不太一樣的?!?%以上”更多地蘊含著“參考”“指引”而非“計劃”的意義,是根據中國當前發展的客觀需要而設定的。實際上政府工作報告也提出了我們發展中面臨的很多問題,而設定6%以上的預期目標就是要強調“發展還是硬道理”,通過發展來解決這些問題。

  一方面,過去這一年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一些中小微企業面臨著不少生存發展難題,一些地方的債務也在增加;另一方面,我們面臨國際環境變化的挑戰。要防止這些問題成為社會問題或者政治問題,就需要通過經濟發展來把它消化掉。從這個意義上來看,我覺得這個指標并非硬性的、必須完成的。很長一段時間以來,我們其實已經在逐漸淡化具體的GDP目標,這應該也是未來的發展趨勢。

  除了穩定社會經濟發展信心以外,這樣的目標更是建立在實際能力之上的。去年,雖然大家比較悲觀,但中國是全球唯一一個實現正增長的主要經濟體,出口形勢向好,消費持續增長,也是最大的外資流入國。目前我們仍有不少發展問題需要一段時間去消化應對,因此還是要預留適時調整、靈活調整的宏觀政策空間。

  中小微企業是創新孵化器、社會穩定器

  《21世紀》:政府工作報告特別強調“市場主體恢復元氣、增強活力,需要再幫一把”,并從貸款服務、稅收優惠等方面為中小微企業渡過難關作出了細致安排。您如何理解“需要再幫一把”的提法,以及“十四五”時期中小微企業在我國經濟社會發展中承擔的角色?

  鄭永年:我認為這是此次報告中的重點之一,具有非常重要的戰略意義。去年由于疫情影響,一些中小微企業面臨倒閉困境。近年來,中國政府通過大規模精準扶貧,消滅了絕對貧困,但這并不意味著所有人都能立刻達到富裕水平,我們還面臨著如何進一步實現社會公平、實現社會共同富裕的問題。

  這需要從兩方面著手解決:一次分配和二次分配。一次分配就是就業,但只有一次分配,還不能保證社會公平,需要政府通過稅收進行二次分配。一次分配的重要性比二次分配更為突出,如果一個人沒有就業,僅僅依靠政府補貼或許能維持生活但不會致富。所以要改變個人的經濟狀態,就需要加強一次分配。而中小微企業正與一次分配息息相關,也就是就業。

  中國大部分就業都在中小微企業之中,所以今年報告中一系列中小微企業扶持政策,不僅僅關乎經濟發展,也關乎社會穩定。中國要做到可持續的經濟發展,就要做到可持續的社會穩定,這就需要可持續發展的穩定環境,要加強經濟上的一次分配,解決就業問題。

  同時,除了大量的就業,中國最大體量的創新,也是來自于中小微企業,所有大企業都是從中小微企業開始的,它們是創新的孵化器、社會的穩定器。所以無論怎么強調中小微企業的扶持政策都不會過分。

  《21世紀》:在激發中小微企業活力方面,您還有哪些建議?

  鄭永年:目前中國專門為中小微企業服務的金融機構數量其實還有待增加。中小微企業中很多是創業企業,向他們提供貸款或其他支持的風險固然比較高,但其中有一部分是值得花費的成本。我們的國有銀行不僅要考慮經濟效益,同時還應該兼顧社會效益,支持中小微企業的創新發展。

  以深化產業分工驅動創新

  《21世紀》:堅持創新驅動發展是“十四五”時期我國經濟社會發展的重大任務之一。您認為促進科技創新與實體經濟深度融合有哪些關鍵?

  鄭永年:從國際形勢的角度來說,中國推進技術創新的緊迫性在增加,政府確實要在研發方面加強投入。但與此同時,我們要認識到創新是一項長遠的工作,前期投入多、風險大,所以更要強調對知識產權的保護。

  目前科技創新面臨兩方面問題。一方面,是資金問題,光有政府的投入還不夠,還要有民間資本的投入。另一方面,技術創新也是一個制度問題,要建立起一套鼓勵創新的制度,比如,對于從事研發的生產經營活動,是否可以考慮進一步減少或者免除稅收?我們可以考慮這樣的制度創新。我們還要從制度和社會文化上包容創新的失敗,例如《深圳經濟特區個人破產條例》的實施實際上是對創新的保護。也就是說,我們不能只強調獎勵成功者,還要考慮到不應過度懲罰創新的失敗者。

  除了制度、社會文化以外,一個區域創新力量的培育還要從經濟結構上著手。珠三角民營企業占比較大,這是珠三角區域經濟的一大特點,尤其在深圳,很大一部分創新來自于民營企業。這種背景下如何保證創新機制越來越順暢、創新動力越來越強呢?我覺得不同所有制類型的市場主體要有分工,包括在哪些領域適合國有企業占主導地位,而哪些領域應當發揮民營企業的主導作用,可以有一個更清晰的界定,因為它們各自的資源優勢也有所不同。例如戰略性產業等對國家生產發展至關重要的行業,以及公共服務領域需要國有資本來主導,而把更多的競爭性領域的產業讓給民營企業。應該把國有企業和民營企業都做強做大做優,形成多贏。

  《21世紀》:政府工作報告強調優化和穩定產業鏈供應鏈。從國家戰略和企業發展的角度看,如何實現可持續地增強產業鏈供應鏈自主可控能力?

  鄭永年:我認為有兩個關鍵。第一,中國要從過去的“技術應用大國”轉型成為一個“技術創新大國”,擁有更多的原創性技術;第二,在國際關系地緣政治方面,保障產業鏈供應鏈各個環節方方面面不受其他國家的制約。如果沒有掌握核心技術、原創性的技術,就只能依靠采購,容易受到他國制約,所以這是兩個相關的問題。

  任何一個產業鏈供應鏈都是一套系統,這里面一定會涉及到大型企業、中型企業、小型微型企業。政府工作報告提到“發揮大企業引領支撐和引領支撐中小微企業協作配套”這一點非常重要,過去我們有些企業習慣關起門來生產,自成一個封閉的系統,沒有向社會資源開放,這不利于技術的進步和勞動生產率的提高。技術的進步一定要在開放的狀態下才能完成,產業鏈分工發展到最后會越分越細,單個企業很難獨攬所有生產環節。因此,我們強調的開放并不只是企業“走出去”,而是還要向國內的其他企業開放,這樣才能形成可持續的發展和資源的最優分配。

  現在有些企業一直著眼于在國際上如何做到最優分配,卻忽略了國內企業與企業之間、區域與區域之間的整合因素。我認為,第一步應該是把國內市場整合起來,這就是為什么我們要以國內經濟大循環為主,就是要考慮到國內不同區域、不同企業的互相開放。

  推動國內國際規則對接

  《21世紀》:政府工作報告還提出加快中日韓自貿協定談判進程,積極考慮加入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伙伴關系協定(CPTPP)。您認為這些協定的談判乃至將來的落地將為中國帶來哪些變化?又為中國的發展提出了哪些新要求?

  鄭永年:其實中日韓自貿協定和CPTPP的談判是彼此相關的,我覺得不能把它們分開來看。中日韓自貿協定談判已持續多年,由于中日韓分別在不同領域占據技術優勢,因此三個經濟體之間更多的是經濟結構互補,而不是競爭。

  中日韓自貿協定如果能最終達成也有利于中國開啟加入CPTPP的進程。隨著去年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系協定(RCEP)的簽署,我認為中國迎來了第三次開放,其中的關鍵就在于規則對接。

  這需要我們對“雙循環”再做進一步的解讀。推動國內經濟大循環就是要把整個國家的市場統一起來,這就是市場規則的統一,避免城市之間、區域之間過度甚至惡性競爭。例如珠三角、長三角、京津冀等區域的市場規則如果能統一起來,那將是對國內經濟大循環的巨大促進。

  因此,應該在內部規則統一的情況下,把中國的貿易規則與國際規則相對接,進而走向世界,甚至對制定新的國際規則作出貢獻,這就真正能形成國內國際雙循環。

 ?。ㄗ髡撸耗戏截斀浫襟w集團兩會報道組,洪曉文 編輯:陸躍玲)

海量資訊、精準解讀,盡在新浪財經APP

責任編輯:梁斌 SF055

中小微企業 鄭永年

APP專享直播

1/10

熱門推薦

收起
新浪財經公眾號
新浪財經公眾號

24小時滾動播報最新的財經資訊和視頻,更多粉絲福利掃描二維碼關注(sinafinance)

7X24小時

  • 03-10 同力日升 605286 --
  • 03-09 震??萍?/span> 300953 28.77
  • 03-09 楚天龍 003040 4.62
  • 03-08 有研粉材 688456 10.62
  • 03-08 西力科技 688616 7.35
  • 股市直播

    • 圖文直播間
    • 視頻直播間
    新浪首頁 語音播報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亚洲囯产一区二区三区_艾草精品视频一区二区_国产高清大片三区婷婷_国产裸体歌舞一区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