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會師:提高個人購匯額度很難沖擊人民幣匯率穩定

韓會師:提高個人購匯額度很難沖擊人民幣匯率穩定
2021年03月12日 13:13 新浪財經-自媒體綜合

 來源:會師話市 

  多年以來,監管、銀行、券商、基金、企業各個職業背景的朋友都曾多次問過筆者一個問題:假如擴大個人購匯限額,會不會在人民幣貶值預期上升的時候嚴重沖擊人民幣的穩定?

  筆者始終認為不會。即使會,影響也是短暫的,不會造成持續的貶值壓力。

  原因很簡單,一個字——窮。

  此前對此進行過一些零散的解釋,但最近仍有朋友問。

  咱窮人不說暗話,今天就具體解釋一下,為什么筆者不認為放寬一點購匯額度就會讓人民幣匯率背負巨大的風險。

  目前每個中國人手里每年都有5萬美元的購匯額度,但這5萬美元的購匯額度一般只能用于經常項目下。

  什么意思呢?

  就是你可以將這5萬美元用于出國旅游、購物等等,但不能進行境外證券、房地產投資等資本與金融項下的操作。

  多年以來,一直有人建議放寬5萬美元的購匯額度限制,同時放松個人境外投資的限制。10萬美元行不行?20萬美元行不行?到歐洲買債券行不行?到美國買股票行不行?

  每當有這種聲音出現,立即就會有反對者表示憂慮:萬一大家一窩蜂地拿著人民幣去兌換外匯,人民幣匯率崩潰怎么辦?重蹈亞洲金融危機期間泰國、韓國等國的覆轍怎么辦?

  必須承認,這些擔心是有道理的,也是政策制定部門必須考慮的極端情況。

  但筆者認為,除非出現極為極端的情況,擴大一點購匯限額或放寬一點海外投資的限制,對人民幣匯率的影響是有限的,很難發生民眾持續搶購外匯的情況。

  原因很簡單,多數民眾實在是囊中羞澀,每年買5萬美元都很困難,10萬、20萬美元更是想都不敢想。起碼筆者就不敢想。

  當然,富人還是有的。

  記得大約是2010年左右,幾個同事聊天,一個來自浙江的同事很不經意地說“現在農民的家里誰還沒個五六十萬的存款”。

  一句話引得眾多同事紛紛咂舌江浙財閥的富有。多位同事馬上表示自己家鄉的農民絕對沒有這個財力,就算是本省的絕大多數城鎮家庭也未必有。

  根據北京師范大學中國收入分配研究院2019的數據,我國家庭人均月收入不足5000元的家庭占人口總數的94.87%。

  看清楚了,是5000,不是5萬。人均月入不足5000的家庭會將美元作為理財手段嗎?

  更進一步,人均月入不足5000的家庭會想著去美國股市遨游嗎?筆者反正沒這個想象力?

  如何搞定下個月的飲食、房租、水電費、孩子輔導班的學費才是絕大多數人的真實生活。

  對于剩下的5.13%“高收入”家庭,也不能期待太多,因為人均月入2萬以上的家庭只占總人數的萬分之五。

  對于人均收入5000—20000,占人口比重5.08%的家庭來說,5萬美元絕對不是一個小數字,扣除一年的日常開支之后,筆者相信絕大多數人即使想在美元資產上有所投資,也很難用滿額度。

  現在看來,似乎只有那比例極低的富裕人群才有能力用滿5萬美元的購匯額度。

  一直有人擔心,即使大富翁的人數很少,但假如他們想大規模購匯,隨便借上幾百幾千的身份證,就可以輕松繞過購匯額度的限制,這就可能出現大規模資本外逃。所以,對個人購匯額度的限制一定要盡可能緊一些。

  遙想當年名震全國的“烏鎮飯局”,在座的十幾位老板合計身價超過6000億人民幣,他們隨便往海外飄幾根頭發就可能是上億的規模。

  有這種擔憂的朋友其實是不了解富豪們的理財方式。有點像將疙瘩湯看作頂級佳肴的鄉村乞丐以為皇帝一定是每天拿金勺子一天三頓喝疙瘩湯。

  富人們如果想在全球配置資產,合法合規的渠道有很多,跨境貿易、投資都可以輕松實現上億美元的資金跨境流動,他們根本不需要采取分拆購匯這種螞蟻搬家的方式,簡直太小兒科了。萬一被監管抓到,除了丟人現眼,掙得那點投機收益還不夠交罰款的。

  當然,不是說沒有人采取借別人身份證分拆逃避購匯額度的行為,但這類人肯定人數不多,購匯額度也不會很大。分拆購匯屬于大富豪不屑于干、窮人沒能力干的事情,處于二者之間的人群規模,在我國并不大。

  我國的這種財富結構決定了,在人民幣貶值預期突然惡化的情況下,的確可能出現爆發性的個人購匯增長,但這種爆發的后勁兒一定有限。

  舉個大家都很熟悉的例子。

  2014年人民幣啟動貶值行情,2015年8.11匯改之后,人民幣貶值預期急劇升溫,此后就是整個金融圈都有切身感受的人民幣大幅震蕩貶值。

  在貶值過程中,居民個人購匯需求的確一度激增。雖然官方沒有公布個人購匯的數據,但我們可以從國際收支平衡表旅游項目下的資金流出看出一些端倪。因為個人購匯時,除了需要提交證明材料的出國留學、移民轉移財產等事項,其他5萬美元限額內的絕大部分購匯都被銀行記在旅游項目里。

  2014年之前,旅游項下的借方金額(旅游支出)年度增量最多不超過300億美元,多數年份的增量在100億美元以下。

  2014年,隨著人民幣升值趨勢逆轉,旅游項目下的支出規模激增988億美元,從2013年的1285億美元猛增到2273億美元,這個增量是2008-2013年6年增量的總和,很明顯與人民幣貶值直接相關。

  如果扣掉每年旅游支出自然增長的部分,受貶值預期上升直接刺激的增量可能在600-700億美元左右。

  但此后,這種猛增的勢頭并沒有得到延續,即使2015年發生了8.11匯改,貶值預期一度大幅增強,當年旅游項下的支出規模也僅僅增長了225億美元,達到2498億美元。此后數年,基本就穩定在2500億美元左右的規模。2020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降到了1016億美元的低位。

  這里需要提示一下,穩定在2500億美元左右并不意味著每年都有人因為擔心人民幣貶值而大筆購買外匯。

  因為隨著人民生活水平提高,出境旅游支出增加是很正常的,2010-2013年,也就是在人民幣升值的年份,每年旅游項下的支出平均增速大約為31%。

  按照這個速度估算,即使沒有貶值預期的刺激,到2016年,旅游項下的支出也會超過2500億美元。

  這就更進一步說明,貶值預期增強對個人購匯的影響是一次性的,很難持續。

  除了囊中羞澀,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因素制約著個人購匯規?!稒C風險。

  經歷這幾年的匯率波動,恐怕大多數曾經在2014和2015年囤積美元的中產階級已經深切感受到,在外匯市場掙錢是很不容易的。

  就算你在2014年年初的6.0附近的低點上車,在2019年7.2附近的高點下車,您的總收益才20%,這都比不上連續5年買人民幣理財的收益率。

  千萬別和我說您看不上這20%,因為您要去美國股票市場掙大錢。絕大多數民眾在A股都是韭菜的命,想去割美國人的韭菜幾乎是天方夜譚。

  其實在目前5萬美元的購匯額度下,雖然制度上不允許,但在實踐操作中,一直都有人拿著旅游項目下購來的外匯去國外炒股。

  畢竟你拿著錢出境之后,具體你干了什么,外匯局是很難監控的,而且這種監管漏洞也根本堵不住,但也沒看到這個漏洞對人民幣匯率穩定造成了多大的影響。

  總之,個人購匯之后是用于旅游還是用于境外投資其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給個人多大的購匯額度。而決定個人是否會充分動用這個購匯額度的主要因素,不是人民幣市場預期的變化,而是其可以動用的流動資金。而個人流動資金規模的大小,又主要受個人收入水平的影響。

  在我國目前的收入結構下,由于絕大部分民眾收入較低,個人購匯較小的額度又難以滿足處于金字塔頂端的富裕人群的理財需求,所以即使我們將購匯限額擴大一些,也不必擔憂個人購匯會對人民幣匯率穩定產生過大壓力。

下載新浪財經APP,了解全球實時匯率

免責聲明:自媒體綜合提供的內容均源自自媒體,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請聯系原作者并獲許可。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場。若內容涉及投資建議,僅供參考勿作為投資依據。投資有風險,入市需謹慎。

海量資訊、精準解讀,盡在新浪財經APP

責任編輯:郭建

APP專享直播

1/10

熱門推薦

收起
新浪財經公眾號
新浪財經公眾號

24小時滾動播報最新的財經資訊和視頻,更多粉絲福利掃描二維碼關注(sinafinance)

7X24小時

  • 03-15 奧泰生物 688606 133.67
  • 03-15 星球石墨 688633 33.62
  • 03-12 嘉亨家化 300955 16.53
  • 03-12 艾隆科技 688329 16.81
  • 03-12 英力股份 300956 12.85
  • 股市直播

    • 圖文直播間
    • 視頻直播間
    新浪首頁 語音播報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亚洲囯产一区二区三区_艾草精品视频一区二区_国产高清大片三区婷婷_国产裸体歌舞一区二区